首頁 >TMT > 正文

有陳年這樣的朋友,需愛護;有陳年這樣的老板,請遠離

2016-05-31 10:10:52  
 

  

對陳年個人來說,這是不向時間妥協的文藝范兒,但對凡客而言,呈現出直男癌晚期癥狀。

我不怎么聽周杰倫的歌,還真買過好幾件凡客。

穆旦雕像

穆旦讓我賠過錢。大學畢業前一年,我曾出版過一本詩集叫《一滴雨水中的家園》,自己意淫是向穆旦先生致敬。這本詩集只賣出200本,其中150本是我自己買的,又死皮賴臉磨著同學買了30本,為此花了足夠買50本書的錢請他們吃飯。一直想知道另外20本的買家是誰,如果關注盒飯財經的朋友就在其中,請在后臺留言,給我一個感恩的機會。

我崇拜穆旦,對周杰倫無感。關于陳年,多少有點小親近。

在他參加《惡毒梁歡秀》之后,對他,就是一聲嘆息。

當聽到他說“穆旦甩周杰倫幾十萬條街,我覺得一百年后,大家肯定都還記得穆旦,周杰倫肯定就是垃圾了”時。我知道他又向凡客插了一刀。他得有多恨這家自己創立的公司?不但融了八輪資離上市越來越遠,還不惜落井下石。

via凡客官網

六年前,凡客以話題營銷起家。“愛”系列的凡客體成了社交病毒,至今仍算經典,直到后來的“有春天 無所畏”,也有高手風范。這家公司雖然產品做得差點,可對年輕用戶心理共鳴點把握,頗得分寸,善于和年輕用戶溝通。而且從凡客的定位來看,其用戶與周杰倫粉絲有高度重合,不知為何這次會反其道而行之。

如果說這也是一場話題營銷,那可能太低估了陳年的智商。周杰倫這樣級別的明星,擁有口水噸位能裝滿幾個游泳池的粉絲,無緣無故對他踩上一腳的人,一定會受到碾壓。

對此我深有體會,一位設計中心的同事,是重度“玉米”,某次我無意中說了一句“春哥”,接下來的一周中,她看我的眼神里都有濃得化不開的殺氣。

如果并非行險營銷,那只有一個解釋,這是陳年的心里話。

就在播出這期節目之前。從4月21日開始,凡客又打新廣告了,引用了不少馬爾克斯、穆旦、張愛玲的句子,陳年說:“凡客只做我喜歡和懂的。”而凡客的品牌口號變成了“不商量,不討好,我喜歡”。

對陳年個人來說,這是不向時間妥協的文藝范兒,但對公司而言,呈現出直男癌晚期癥狀。

陳年從不隱藏他的文藝范兒,他以此為驕傲。

陳年曾經創辦過《書評周刊》,在書評人中就頗有名氣。2000年他應雷軍邀請加入卓越網,這是其第一次接觸商業。

雷軍(中)林水星(左)和陳年(右)

他曾回憶,自己所受的最大觸動是,從此由一個完全的個人貢獻者——因為做媒體其實更多是一個個人貢獻者,要變成一個組織貢獻者,尤其是自己要管理這個企業,你簡直成了這個企業最顯著的代表的時候,就變成一個組織人了 。

陳年為卓越網選書,最開始成功的案例是《加菲貓》,這是迎合大眾品味的作品,非他所愛。很快,他就體驗到強烈挫折感,因為他發現有些非常好的書其實大家是不知道的。像《西方哲學史》已經把整個西方關于行而上的思考,這么多年的(思考)捋了那么清楚的一個路線出來,但是竟然能不為中國讀者所知?,F在自己既然有卓越這個平臺,自己就可推薦一些真正有價值的書。

他還真的把一些“冷門書”變成了“暢銷書”,像黃仁宇的中國大歷史系列。

當他最開始選這種冷門書時,毫無懸念的遭到了同事的反對。但他認為,在這種時候,自己意見是壓倒性的,因為——很簡單,“我在照顧了一般的商業利益之后,我的趣味必然會表現出來。我遵守游戲規則,我滿足了大家對一般商業的要求,比如說《加菲貓》一下賣了十幾萬,《大話西游》賣了幾十萬,還有《東京愛情故事》賣了幾十萬套。在這種前提下,我會把我的趣味拿出來實驗。當然,會有人不同意把《西方哲學史》放在首頁上去推薦,但是后來賣得特別好;也肯定(有人)不同意把《錢鐘書全集》那么一厚套精裝的東西(放在重要位置上),結果卓越網賣光了。”

“個人貢獻者”與“組織貢獻者”,兩種力量一直在陳年內心撕裂。

他當時希望卓越網既是一個營銷渠道,也有自己的靈魂。也就是說,即使在賣《誰動了我的奶酪》的時候它也會恪守一個底線與品位。他承認自己沒有力量去培養網友的閱讀習慣,但可以逐漸形成自己的編輯、設計風格。

那時陳年已不掩飾對膚淺的不屑,他在一次訪談中曾說如何教編輯寫圖書推薦:“要有語感、要有節奏感。有的人身體的節奏比較混亂,它畫的畫也比較混亂;思維比較混亂的人,他寫的話,永遠看上去就像于丹那樣,看上去很繁華,但是其實你不知道她在說什么。”

2004年卓越網由亞馬遜收購,作為高管的陳年從財務上獲得了不錯的回報:有一段時間,買5萬塊錢以內的東西,他都不會有任何猶豫。但收購完成4個月之后,他感到失落,意識到這家公司其實不再和他有關系了。

“個人貢獻者”與“組織貢獻者”,兩種角色在卓越獲得了最完整的統一。一入商場深似海,從此難做文化人,而陳年最適合做的,還是與書有關,雖然這個生意本身不性感。

2005年陳年創辦了網絡游戲虛擬物品銷售網站“我有網”,遭遇失敗。后來他反思,自己不該拿到投資后就跑去寫書,“耍個人的性格,顯得特別清高”。他寫的那本書,叫《歸去來》,是寫給他三年前去世的奶奶的。“跟你血脈相連、無條件愛你的人沒有了,我要用我的方式去給他們立碑,在他們宅兆前,我把這本書燒給了我的親人們。”

去年12月中旬,在前往上?;疖囌镜穆飞?,他望著車窗外的雨水,想起《小團圓》中的話:“雨聲潺潺,像住在溪邊,寧愿天天下雨,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”。后來他突然一驚:這樣的文字,為什么不可以表達到衣物上?

聽到雨聲就來了情緒,又從情緒回到商業,這就是陳年式的創意。

于是凡客開始將張愛玲、馬爾克斯、穆旦的文字當做設計師的靈感,設計為圖案之后,印到T恤上。粗看起來,這不過是將文化衫上的“別理我,煩著呢”,換成了更有內涵的詞句語圖案,但陳年覺得,這讓衣服有了生命的張力。

從這些細節看,陳年還是蠻有趣的,這一次,愛穆旦愛到去噴連路過都算不上的周杰倫,這個罵周杰倫的“個人貢獻者”陳年,比愛反思的組織貢獻者陳年可愛多了。

誰有這樣率性的朋友,當浮一大白。

但誰有這樣率性的老板,就要小心了。

陳年是個特別善于反思的人。

從2011年開始,他每年都反思若干次,隨手百度了一下“陳年反思”,就能看到這樣的標題:《陳年反思凡客2011:困難根源是管理層決策失誤》(2012年1月);《陳年反思:凡客患快公司失控癥》(2012年9月);《陳年反思凡客五年》(2012年12月);《陳年反思:凡客盲目擴張,我和團隊過于虛榮》(2013年10月);《陳年:再不做好產品,會遭雷劈的》(2014年8月);《陳年反思:遠離產品是過去最大的錯誤(2014年10月);《陳年反思:湊熱鬧的公司都會煙消云散》(2015年1月)。

要說深度,陳年沒有不反思自己只反思別人,要說廣度,從管理到架構,從產品到營銷,從團隊到客戶,每一個點都覆蓋了,要說力度,雷劈這種誓言都說出來了,你還想讓他怎樣?

遺憾的是,“反思”幾乎是近兩年凡客唯一的亮點,凡客目前的融資,已經達到8輪,再沒有大變化,陳年將在凡客體之后,創造出一個“反思體”,卻不能講出令用戶和投資人振奮的新故事。

他沒有踏入同一條河流,而是一直在犯新錯誤。

有人說陳年的毛病是,第二年總會把上一年反思的錯誤再犯一遍,我查閱了陳年所有的講話,再對比凡客戰略調整,發現這么說他也冤枉:

屢敗屢戰,愈挫愈奮,在商界本是常事,其實一戰成名,沒有走過麥城的企業家,才是珍稀動物。你不妨看看企業家如何反思,反思之后如何翻盤。

柳傳志就特別注意復盤,他雖然沒有把反思掛在嘴上,但聯想做對了事復盤,做錯了事更要復盤,復盤有一套方法論,還有一套模型,而且是聯想核心價值觀的一部分。我參加過聯想的復盤會,旁觀其自行拆骨剝皮,每次都出一身冷汗。

任正非幾乎每一封公開信都是一次反思,印象最深刻的是其《管理的灰度》一文。彼時華為因其內部強勢管理風格,出現了員工猝死、自殺等問題,任在這篇文章中寫到:由于成功,我們現在越來越自信、自豪和自滿,其實也在越來越自閉;“妥協”其實是非常務實、通權達變的叢林智慧,凡是人性叢林里的智者,都懂得恰當時機接受別人妥協,或向別人提出妥協。

張瑞敏哲學是“自以為非”,“沒有成功的企業,只有時代的企業”。2014年底它舉辦了一次慶祝其創業三十周年的慶典,卻并沒有強調“三十年”這個概念,張瑞敏告訴我,中國公司慶典的副作用非常大,好像功成名就了一樣,其實根本不是這樣。雖然已經三十年,但應該像重新起步一樣。今天可以繼承的就是四個字:自以為非。

光有企業家精神是不夠的,你還得要溝通,容忍力很重要。

美團網CEO王興曾是個著名的連續創業者,他對自己挫折的反思是:企業家精神本質是對機會的追求,暫時無視自己現在控制多少資源。但

以上幾位反思,都沒有陳年的反思精彩,都沒有陳年的反思細致,但有幾個特點:第一,求實,不是自己一個人反思,然后讓團隊去改變。第二,反思是個技術活,但不是口技,沒有人能靠反思走出困境。第三,反思中有定見,不能在焦慮中迷失。

誰能說出在凡客,陳年最有力的戰友是誰?自然不是雷軍,雷軍是外腦。跟隨他的牛人,已經越來越少?;蛘哒f,不知還有沒有。

via凡客官網

在陳年的一次反思中,有這樣一句話:之前凡客已經擠滿了多少湊熱鬧的人。如何讓這些人盡快離場?他的答案是將公司搬到亦莊,讓戒躁戒躁。

這讓我想起《猩球崛起2》中的一句臺詞:猿總是尋找最強壯的樹枝。離開凡客的人,未必都是喜歡拿個人職業生涯湊熱鬧的,而是感覺這根樹枝不夠強壯。凡客現在最大的危機已不是產品危機,而是人才危機。

罵罵周杰倫,或許可一吐“個人貢獻者”陳年的胸中惡氣,但只會給“組織貢獻者”陳年添堵。

一级一片男女最高潮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