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天使投資 > 正文

張泉靈對話前YC合伙人

2016-05-31 09:53:47  
 

  

張泉靈對話前YC合伙人:VR、網紅、直播、O2O 中國火爆的創業話題卻遭遇硅谷“冷眼”?

5月10日,在獵豹移動四層,紫?;饎撌己匣锶藦埲`、硅谷知名天使投資人郭威、YC前合伙人Garry Tan和Alexis Chanian四人展開“紫牛對話YC”形式的討論,解析中國與硅谷創投環境的差異。

硅谷看中國創投:LP跳出來做GP孵化器多得不可思議

張泉靈:三位到中國來,是希望了解中國的市場,看完了之后有什么樣的總體印象,哪些創投現象跟你們之前在硅谷想的不一樣?

郭威:我大概有一年七個月沒有回來了,看到的最大的不一樣,是雖然很多人在談創業,但他們都變得稍微理性一點了,對idea想得也更深入。我感覺每個人都有很明顯的危機感。從投資人這里,我發現很多LP現在跳出來做GP了,傳統行業的一些有錢人,本來做LP的出來自己投,這是我看到一個趨勢。還有一點我發現孵化器多得有點不可思議,各有各的特色,還有很多的眾創空間,還有很多特有的在中國很火的一些話題,在硅谷卻基本上沒有,比如說直播,比如說網紅。

Garry Tan:一切的規模都讓我覺得大吃一驚,實際上美國和中國相比的話,美國的創投規模小很多,你看北京有多少人、北京有多大,我們可以把八九個曼哈頓安在北京,在這里可以生存的公司和我們以前在美國的公司是完全不同的,是引人入勝的。以后這里的一些公司在美國連起步都起不了,在中國卻很棒。

Alexis Ohanian:是很棒的,創始人在中國有機會可以建造特別杰出的公司。孵化器可以得到繁榮的發展,這種關注度,可以幫助在中國創造出改變世界的公司。

中國哪些公司在硅谷無法生存?硅谷哪些公司類型在中國鮮少出現?

張泉靈:你剛才的表述在中文里面很難被理解到底是贊美還是諷刺,你可能需要告訴大家的是,到底哪些公司在美國是沒有辦法生存的?

Garry Tan:比如按需經濟,現在有很多業務,在美國沒辦法做,要看人口密度,指的就是每單元的經濟性,在一個地方住的人越多,服務越多,這個業務才可以掙到越多的錢。這個業務的上市公司去中國掙錢掙得非常多,但是在美國,即便是在紐約人口密度這么高的城市都很難以生存。

張泉靈:反過來來看,哪些公司在中國是不存在的,在硅谷哪些形式的公司在中國很少?

郭威:因為中文的關系,我應該能回答一下這個問題。首先可以講一下和法律有關的東西,比如美國那邊的在線賭博業從一個灰色地帶慢慢轉白的地帶,這個產業爆發特別大。還有就是我看到一些生物制藥的一些公司,可能因為眼界的問題,我還沒有看到特別多這樣的創業公司,還有垂直領域機器人的應用,我也沒怎么看到。

Garry Tan:有一點你剛才說得很有意思,就是生物制藥,我們在美國發現你要去市場,要FDA批準是非常昂貴的,起碼要1000萬。這是很瘋狂的一個事情,在過去50年,一些生物制藥上的突破,在今天是不可能出現的,今天的FDA監管非常嚴。像心血管疾病這些技術和設備,今天根本沒辦法獲批,因為需要大量的資金,而且需要FDA的批準。但是這里卻有對中國公司來說的很大機遇,因為中國沒有美國的監管障礙。

一级一片男女最高潮片